污力棒。

Dipper&Mebel
當RevMabel遇到Dipper,會怎麼樣?

雾是深灰色的。
它们沉淀在Dipper的周围,随着他的移动漾起水波似的纹路,一圈圈扩大,荡开,最终在远方透露出一絲光亮。
Dipper向那边走去,有个从声音告诉他这么做,在他的脑子里吵吵嚷嚷。他穿着一身西装,他喜欢的款,喜欢的颜色——黑色的衬衫加上湖蓝色的马甲,胸前吊着一块蓝宝石连着个蝴蝶结——一切都按照他的喜好来。
这是他梦想过却从未真正穿上过的服饰。Stan嘲笑这身衣服让他看起来像个穿铠甲的怂包,而Mebel,他的姐姐则完全对它没有一丝兴趣。
如果这是梦,Dipper想,这绝对是个梦想成真的好梦。
指缝中的雾开始变得稀薄,像是被水兑过的牛奶一般稀释成了淡白色。光源近在眼前,小屋的轮廓……不,映入眼帘是与其说是熟悉的尖顶破屋,不若说是异常气派的帐篷。
我的天。Dipper想。我是走到通灵帐篷来了吗?
而在他揭开这个问题的谜底前,Mebel的声音让他更加不安地从帐篷里传出来,带着来者不善的语气。
“如果你还要像一根木棍一样杵在那里,我建议你跳进火炉。毕竟我们的帐篷还不够暖,是吧?”
Dipper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,熟悉的声音也无法安抚他。即使这是一个梦,这也太奇怪了,Mebel从不这么说话。不是说不讽刺他(他皱着脸),但她从未真正用过这种语气和他说话。
刻薄,厌恶,冷漠。
他能想到所有安在Gideon身上的词居然意外适合帐篷里——现在是眼前的Mebel。
“嘿,Mebel,现在是什么状况?我们在cosplay什么灵异人物吗?新游戏?”
他问,当他看到Mebel穿着上述她最讨厌的服装。
“我真挚地建议你,弟弟,”面前的女孩子没有一点儿耐烦的表情,假惺惺地笑着对他说,“如果你再继续装作是一个脑残,我想Pines家双胞胎的单人表演也足够吸引人了。”
在那一刻,Dipper向上帝发誓,他绝对不会再嫌弃Mebel,因为无论谁都不会比眼前这个和Mebel一摸一样的家伙更讨人厌了。


tbc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