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力棒。

擲骰子輸了⋯⋯哈哈哈哈哈哈
Ruvik的「威脅」


Sebastian被鎖在床上。
雙手被反綁在背後,指尖堪堪能觸到脖頸短短的碎發,指節被自身體重壓得咯吱直響,頂在脊柱上好不難受。但他無法動彈。他的雙腿同樣被捆緊,他猜測是繩子,但無論他做出什麼動作都撼動不了分毫,掙扎顯得毫無用處。
他還能睜開眼睛。視野範圍內是熟悉的病房,右側的牆紙還和上一次醒來時一樣半垂不落,搖搖晃晃地挨著他,舔舐著他的臉頰。
他感到一陣非同尋常的搔癢從另一邊傳來。壓迫感從手肘一直攀上肩膀,在他轉頭的瞬間覆蓋了整個身體。
他看到了Ruvik。
異於平常的Ruvik。
他沒有被那件破破爛爛的熟悉斗篷遮掩著,而是鮮血淋漓地貼著他。燒傷留下來的紋路貫穿全身,Sebastian還能看到自己鍾愛的弩箭擦過的紅痕,因為太過熟悉的形狀一眼認出。
Ruvik緊靠著他,手掌漸漸攀附上他的咽喉。多一個人的重量讓他感覺越發難受,張口試圖咒罵卻被迅速掐滅在氣管裡。
「I am looking forward to seeing the REAl you, Seb」
接著他再次陷入黑暗。






*
Real you的梗出自「醫院」是Sebastian的庇護所,在醫院內的Sebastian是最真實最脆弱的(。
這樣子就意味著Ruvik看到了真正的S(住口
強詞奪理.jpg

评论(1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