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力棒。

For R.V.

-1
Ruben
在Ruvik尚還能被Laura抱在懷裡,一同躲在濃密的樹蔭底讀故事書時,時常被這麼叫。而對現在的Ruvik來說,相對於鎮定劑,還不如說是一針興奮劑,讓他如脫韁的瘋狗一般肆意撒瘋。
Ruben,Ruben
最可笑的莫過於這本該就是他的名字。他的父母在洗禮是鄭重地向神父禱告,對神言明;不管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從他們那裡獲得了什麼,失去了什麼,這個甜蜜蜜的名字都由他們賦予。
Ruben,Ruben,Ruben
Laura總愛在他無法入眠的時候為他輕唱童謠。但Ruvik自從長大後,自從失去姊姊之後,就再也找不到它的蹤跡。
月光跟隨著Laura的髮絲,在其中跳躍奔跑,嘻笑打鬧。Ruvik幾乎沈醉在夢鄉裡面,但他沒有夢。
火從倉庫的一角燃起,最後定格在黑白照片上突兀漆黑一塊的向日葵田和殘垣斷木。
以及斗篷下焦黑的肌膚。



-2
我看見火焰在她身上跳躍。
破碎的油瓶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每一個邊角都閃著尖銳的冷意。他們拿起了火把,竄起的火苗點亮了屋簷下難能可貴的陰涼。燕子們騰空飛起,銜著尚未破殼的孩子。
我看見血液從她眼角滑落。
一半焦黑的蝴蝶結垂落在臉頰旁邊,在扭曲搖晃的火紅世界裡被緊緊抱住。她的體溫比平時更加溫暖,她的髮絲在上升的氣流裡變成她最討厭的捲曲狀,她的嗓音散發著痛苦與恐懼。但她還是把我摟在懷裡,像生物課本裡遇到災難的螞蟻群,為了讓蟻后存活而團成一團。
我看見了我自己。
在她的瞳孔裡,在她乾涸乾癟的眼球裡。
我看到了怪物。
被稱作Ruvik的怪物。

评论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