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力棒。

“他们实在是太黏糊了!”
首先是维克多带的头,他几乎无时不刻要和勇利粘着:他会环他的肩,将他们的脸颊紧紧贴在一起,额头碰着额头入眠,出门时牢牢占据绝佳位置揽住对方的腰;即使是吃饭,他们的膝盖也是相触碰的,虽然他们吃东西的速度频率都不一样,但当咀嚼食物的时候,维克多的视线便粘在勇利身上。
而勇利就更为夸张了,从他回应维克多那一秒开始。起初他的红晕快要把他烧化了,但维克多实在是太过暖和,让他情不自禁摸索进对方的棉衣,在维克多的腹部来回磨蹭。
“你真是太热啦!”
“当然,全世界都知道我很辣。”

在冰场单独相处时,维克多不是总在外围干坐着,他喜欢跟着勇利一起热身,在结束放松时趴在他的背后环住勇利的脖子。
“快背我起来!”
“啊……维克多!你太重了,快起来!”
“哈?!我真的胖了吗?”
(“他们该去滑双人花滑。”优酱语。)
编舞排练时,他们像一对连体巨婴,背贴着胸腔,默契十足地比划出相应的动作。
化雪入春的时候,维克多送给了勇利一件他最喜欢的t-shirt,浅咖色的贵宾犬头布满每一个角落。
“敬维酱。”维克多说。

维克多实在是太喜欢美食了,并且他永远吃不胖。他们跨越大半的城市(用跑的)去找一家有口皆碑的刺身店,吃给勇利看。
“你应该少吃点,小猪。”
“我已经瘦下来了!”
“No,no,no.”

在一开始,很早很早的一开始,外面还飘着雪花的时候,维克多是和马卡钦一起睡的。但马卡钦实在是太——太喜欢勇利了,(“我才是你的主人!”)在他们互相道完晚安之后和脱缰的野马一样挣开了维克多的怀抱,投入勇利的被窝里。于是从那之后他们就在一起睡了,胜生夫人为此买了一个(猪扒形状的)榻榻米。
“哦……亲爱的!”胜生夫人捧着脸颊召唤胜生先生过来,看着小伙子们躺入被窝。马卡钦被他们一起抱住,舒舒服服地趴在榻榻米上。“勇利的梦想终于实现了!”
“妈妈!”
“Sleep勇利!Don't shout!”

第二天早晨马钦卡将他们一一舔醒。
(“Kiss!!!”三胞胎尖叫。)

评论(4)

热度(61)